巾帼武师——孙剑云

 

 

孙剑云(1914年6月6日~2003年10月2日),名贵男,字书庭,“一代宗师”、“赛活猴”、“虎头少保、天下第一手”孙禄堂老先生之嫡女,孙氏太极拳第二代掌门人。1931年随父赴江苏省国术馆任教。1957年被聘为中国武术表演赛国家名誉裁判。1959年任第一届全运会武术比赛裁判长。1983年,为继承和发扬其父的武学体系与武学思想,恢复其父曾创建的蒲阳拳社活动,并将该组织更名为蒲阳同学会。同年创立孙氏太极拳研究会,被选为会长,并出任北京市形意拳研究会的第一任会长,北京市武术协会副主席。1984年任北京市西城区政协委员。
 
 
孙剑云1.jpg                                                                             孙剑云1.jpg
 
武学成就
在孙剑云7岁开始,父亲孙禄堂传授她武功,至1931年家学已有所成,随父赴镇江国术馆任女子武术班教习。
1959年中国第一届武术比赛中被国家体委聘为名誉国家裁判。1962年和1963年在北京市举办的两届武术表演赛中被聘为副总裁兼裁判长。1982年作为特邀代表出席武术工作会议,并做了关于《武术与道德》的专题发言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为使孙氏太极拳加速普及,先后编写出版了《孙氏太极拳》、《孙氏太极拳简化套路》、《形意剑》等专著。
孙剑云幼承庭训,承父之绝迹,得拳中真谛,同时也继承了其父的高贵品质和尚武精神。无论是身在顺境,还是身在逆境,总是把自己的全部身心都投入到武术发展和传艺之中。
在1982年、1984年,她参加了南京武汉两届国际太极拳表演,其功架纯正、内涵丰富,受到武术界人士的好评。1983年她一手成立了北京武协孙氏太极拳研究会,并以此为基础,与海内外孙氏太极拳传人广泛取得联系。多次到上海广州南京等地传艺授徒。并担任四民武术研究社名誉副社长。
1985年,孙剑云老师赴日本表演太极拳,在东京、大阪等七个城市讲学,受到日本武术界的高度重视。《孙氏太极拳》一书翻译成日文在日本发行。1986年孙剑云虽已73岁高龄,又应邀东渡日本讲学。在她的帮助和指导下国内、国外相继建立了孙氏太极拳组织或研究会。美国加州中华武术学院长赞许孙剑云“灿如繁星集万人视线,明如皎日放一代光辉”。
1988年,在广州举办了孙式太极拳骨干培训班。1991年,在蒲阳国际传统武术大会上,任主席团成员,并被赠予“桃李成蹊匾幅。同年,还出席了河北永年国际太极拳联谊会,任主席团成员,下场表演,并作了《读孙式太极拳》的演讲,后收入《太极名人谈真谛》一书中。以后历届联谊会,孙剑云老师都作为特邀嘉宾,多次出席并参加表演。”
1992年,中国武协及中国武术研究院在北京体院召开太极拳推手研讨会,孙剑云老师以耄耋之龄应邀前往,并与到会的诸位名家进行推手交流,在场名家对她推手功夫的技巧精湛、功力浑厚无不叹服。1982~1993年,孙剑云老师曾两下广州,六赴江南,数出关外,授艺教拳,为武术的普及工作做出了很大的贡献。1994年,孙剑云老师随著名武术家北京武术院院长吴彬赴香港,参加国际武术观摩大会,在大会上表演了孙式太极拳,吴彬院长赠联曰:“年高体健惊四座,身轻步捷成明星。”1995年,在首届“中华武林百杰”评选活动中,被评为中国当代十大武术名师。
孙剑云老师精太极、通八卦、善形意,尤其八卦变剑更是深得其父之精髓,曾被当时著名武术家李景林先生誉“女中魁元”,贺龙元帅也曾赞其为“五朵武花”之一。
孙剑云天资聪慧,志趣颇广。少年时期曾随高道天练书法,又随吴心谷习诗文。1933年入张恨水创办的北平北华美术学校雪绘画,专攻山水、仕女,尤精工笔。其在练功之余,常临池挥毫,寄情笔端。其书如游龙飞凤、天马行空,圆润酣畅、潇洒淋漓;其画若高山流水、云中飞雁、气势恢宏、婀娜端庄。可惜,她老人家这些绝笔真品,均散落民间。
孙剑云一生秉承父志,大有其父之遗风,以“习武之人最重武”为座右铭,不以“正宗”、“嫡传”而自居,谦和待人;不以家传武功为私有,倾囊相授;不以授武为谋利手段,安贫乐道。著述有《孙氏太极拳》、《孙氏太极拳简化套路》、《孙氏太极剑》、《八卦拳变拳》、《八卦剑变剑》等书,并有《孙氏太极拳》、《形意拳》等录像带问世。其弟子遍及海内外。在中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香港、澳门台湾美国日本加拿大英国瑞典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均有孙氏太极拳研究会。曾多次赴日本香港等国家和地区教学及表演。孙老师倾毕生之精力,为继承、发扬并传播中华武术,做出了杰出贡献。
 
先生传承
孙剑云先生得其父孙禄堂公的真传,一生教授孙氏拳术,其门人弟子遍布海内外,国内各地亦有孙氏太极协会组织,剑云先生所教授弟子中孙家后人有北京孙伟先生,为孙禄公长子孙星一先生的孙子,按照剑云先生要求传播着孙禄堂先生的武学之道 。
 
艰苦岁月
孙剑云一生坎坷,她说:“我的一生就像照的那心电图似的,曲曲折折。”
母亲去世时,剑云的父亲、大哥、三哥都已过世,家中只剩下她和二哥。为母亲办丧事那天,大嫂、二哥、二嫂还有几个老师兄都聚在一块儿,商量以后的家务事怎么办。
二哥说:“老姑娘,大哥这姨太太怎么办?要我说,给他们400块钱,一个孩子100,领着走,咱们养不着。”大哥的姨太太是满族正黄旗出身,让人伺候惯了,什么家务活都不会干,孙剑云说:“那哪儿行呀!那皇族没干过事,什么都不会,弄四个孩子,远了让他们活两年,赶明儿拉着棍子要饭,丢咱们孙家的脸,人家戳咱的脊梁骨:‘瞧瞧,这是孙禄堂的后代!’爸爸刚死一年,妈的灵还没出堂,不能这么办!”“那怎么着,反正我没法儿要。”孙剑云说:“我要!”大哥的姨太太感激涕零,当时就跪下了,说:“你这么年轻,以后要结婚怎么办?”孙剑云说:“为了我大哥这几个孩子,我不结婚了。”……那年,孙剑云只有二十一岁。
没想到三年不到,大哥的姨太太也死了……孙剑云辛辛苦苦地拉扯这四个比她小不了几岁的孩子长大成人,并没有求他们的报答。六十年代孙剑云最苦那阵子,始终没有跟几个侄子联系,最后还是侄子自己从体委打听到了姑姑的下落。孙剑云常对她的侄子们说说:“我供你供到你拉车让你认识胡同,我只是想让你们在孙家成人,不企图你们的回报。”
我把四个孩子都抚养成人了,我对得起孙家,我虽然今年86岁了,至今仍孑然一身,但我无怨无悔。”
 
乐观性格
孙剑云没有责怪命运,始终微笑着面对遇到的一切坎坷与困难。母亲41岁才生孙剑云,孙剑云又是家中唯一的女儿,按照孙剑云自己的话来说,没出生就有伺候的人了,自己经常是:“张妈,给我拿毛衣。”;“李妈,我要喝茶。”……但即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孙剑云也从来没有说过“想当年”这样的话,安于现状。
困难时期,孙剑云当过保姆,给人看过孩子,帮人做活、做饭……什么都干过。孙剑云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出卖劳动力,自己凭本事养活自己。“当时保姆一个月30块,我说您就给我10块钱就成,因为10块钱就够我交房租水电的了,多了也没用。我想小时候老使唤别人,这回也尝尝当保姆是什么滋味,老觉得挺好玩的。”难怪孙剑云被老师兄们称作“游戏三昧”。
提起当年住的小平房,孙剑云说:“在西绒线胡同,4.7米,是一个四合院里人家堆东西用的小厨房。小屋唐山地震的时候房要塌,房管局就这儿支个棍,那儿支个棍,等我搬过去买了铺板,哪哪儿都是棍,靠不了,我侄子就拿锯,在铺板上这儿锯个月牙儿,那锯个窝儿,那铺板还留着呢,上边又有四楞又有拐弯,有纪念意义。”
如果不是开朗地笑对人生,如果不是坚强地直面坎坷,她也许根本活不到今天。
 
文武兼修
孙剑云多才多艺,攻书画,尤精山水、仕女,可谓文武兼修。孙剑云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从小就聪明伶俐,惹人喜爱。父亲一会儿见不着剑云,就嚷嚷:“老姑娘哪去了?”
成天见父亲教、师兄练太极拳,孙剑云早就自己看会了。有一天,孙剑云正一个人在小屋里练拳练得起劲,正好被父亲撞见:“这是谁教你的?”“我自己会的。”父亲很高兴:“哎,来来来,我给你改改。”从此父亲就开始教剑云练拳了。
孙剑云说:“家父仙逝65年,比起我父亲,我功夫是万不及一,但是我继承了我父亲的遗产,是金钱买不到的——德。”剑云回忆,父亲曾说过,练武之人要讲口德和手德。不能随便说人家练得不好,说谁谁不行,这是口德;不能刚会两下子就见谁都想跟人比划比划,这是手德。一个“德”字,孙剑云因循了六十多年,从未曾走错过一步。孙剑云认为正是用才挣来了如今自己在武术界的一切荣誉。
 
                                                                         孙剑云.jpg
 
简朴生活
孙剑云住的一间一居室是市委特批的,人们对孙剑云生活的评价是两个字:“寒酸可孙剑云说,这比起4.7米的小平房简直是“天堂”了。屋里的家具都是徒弟、邻居、朋友们要搬家或是要换新家具时淘汰下来的,孙剑云用“五颜六色”来形容她的家具,她笑着说:“徒弟要给我刷房,我说别介啊,墙白了家具就不配套了。”孙剑云从不追求那些生活的享受,对一切都泰然处之。她的要求很简单,精神上好,生活上温饱。这种无欲无求的心境使86岁高龄的孙剑云耳不聋、牙好、睡眠好,看上去起码比实际年龄年轻10岁。她说:“忘掉了年龄、忘掉了疾病、忘掉了恩怨,这是我养生的三大法宝。”
孙剑云的学生遍及海内外,已过千人;徒弟也已近百人。她教徒授拳完全是无条件的。孙剑云说:“武术源于中国,属于世界。练武术是没有国界的,只要是你喜欢,我无条件教;但你想拿钱买,那不行。因为你说孙氏太极拳97个式子,我不知道是两块钱一个式子还是五块钱一个式子?”
 
深切缅怀
2003年10月2日12点10分,一代武术宗师孙剑云走完了她的人生旅途。
记住孙剑云老师的教导,把孙氏太极拳发扬光大,对人类健康做出贡献!”——北京市武协副主席、孙式太极拳第三代掌门人、北京孙式太极拳研究会会长孙永田
缅怀孙剑云老师情操继承发展孙式太极拳”——北京孙式太极拳研究会副会长于季芳
谦受益,满招损。老师教导记心中。”——北京孙式太极拳研究会副会长张振华
牢记老师的教诲:“习武德当先,不应有门派之见,各派之形式虽有不同,然其理则一也。”精诚团结,继承优良传统,创新发展太极拳,造福人类,共同奋斗。——北京市武协委员、北京孙式太极拳研究会秘书长周世勤
德艺双馨武林楷模”——北京孙式太极拳研究会副秘书长袁德安
尊师教诲德艺双修”——北京孙式太极拳研究会副秘书长金继香
孙老师驾鹤西去,您的遗愿我们一定会承继。”——北京孙式太极拳研究会副秘书长冉槐
《悼剑云先生逝世周年》
宗师永享万佛园,
德艺双馨耀世间。
桃李争艳树楷模,
孙派功夫世代传。
——北京孙式太极拳研究会副会长刘彦龙
 
版权所有:北京兴仁武术研究学院   备案号:京ICP备12050878号-1        网站制作一诺互联
联系人:   李澍13911666785    邓瀛13911789214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角门南路甲14号富卓苑小区8号楼